惠州侦探公司

还没来及听清楚,他已经走了。等我反应过来,我是一脸的泪痕……   回顾这么多年,我是为了工作,确实我没有一个好母亲一个好妻子的责任,别说温柔,连这个词我都傻。他说的纯爷们,无非是我的经典女人,还有五短的包子的胸。痛定思痛,我好像还有一个决定,首先就是暂停现在的工作,换个不一样,然后就是从在开始改变自己。   我知道现在醒悟了,可以为了下一次幸福的入住,我必须改变自己,马上对我来说是痛苦的。我相信下一次我一定会相信幸福。